工作探討
當前位置:首頁  > 工作探討

推進家庭監護 保障留守兒童的健康成長

2019-10-20 3267次瀏覽 作者:卜烈珍 來源:

今年6月市人大常委會聽取和審議市中級法院未成年人刑事審判工作情況和市人民檢察院未成年人刑事檢察工作情況專項報告,發現未成年人犯罪形勢越來越嚴峻,未成年人犯罪案件數和人數均呈上升趨勢,犯罪年齡呈低齡化,最小的12歲就實施犯罪行為,較多文化程度低,法律意識淡薄。未成年人犯罪的社會危害性有所增大,多為暴力犯罪,司法部門統計80%以上是團伙作案。綴學留守兒童犯罪占比高,留守兒童缺乏父母的監護,容易形成不良的行為,甚至走上違法犯罪道路,對自己及家庭、社會都造成較大的傷害和影響。據2019年2月15日中國社會報《廣西欽州市兩個“三合一”破解農村留守兒童關愛保護困局》報道,欽州市農村留守兒童29700多人,父母長年不在家,把未成年人托給老人照顧或干脆讓未成年人單獨留在家中。

隨著經濟和社會的發展,留守兒童的數量會進一步增大。父母外出打工出現了家庭監護缺失,對留守兒童身心發展的影響是全面而且深刻的,如何才能更好地保護留守兒童的健康成長,也成為人大重點關注的問題。

 

一、家庭監護缺失對留守兒童的影響

 (一)家庭監護容易被忽視。

從20世紀80年代開始,農村勞動力開始大規模向城市流動,越來越多的父母因此離開自己的孩子,但是社會的經濟不會因此而有健康的發展,反而會因此蒙受損失,因為父母的價值以及一個相對完整的家對于社會穩定持續健康發展有著非常重要的作用。

相關權威報告顯示,學齡前農村留守兒童(0-5歲)比例最高,而學齡前的教育是對一個人的認知產生長遠影響的黃金時期,家庭教育尤其重于學校的教育。未成年人的早期家庭教育應得到重視,但是很多留守兒童在幾個月大的時候,父母就離開了自己的身邊,缺乏家庭監護得不到溫暖長大的孩子,可能會用各種錯誤的方式去尋找自己早年沒有得到的愛,社會會因此有更多的不穩定。沒有父母保護的孩子會成為最弱勢的群體,是罪惡最容易下手的對象,留守兒童成為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的主要受害者。

(二)家庭監護缺失對留守兒童的情緒和心理都造成影響。

據對留守兒童的相關調研,認為幸福的家庭應該和父母在一起的85%,非常想父母的62%,遇到困難自己解決的45.3%,總是害怕被身邊的人欺負34%,害怕陌生人的50%,認為自己的性格發生了很大變化的85%,患有不同程度憂郁癥的16.2%。

留守兒童的心理發展狀況隨著與父母的分離會越來越差。個性沖動易怒是留守兒童表現出的比較有代表性的個性特點,情緒主要是孤獨、委屈難過、敏感自卑和憂慮。留守兒童厭學現象比較普遍,偶爾或有時有違紀行為、攻擊行為和退縮行為,被別人欺負的遭遇也比較多。長期缺少父母的陪伴和關愛,得不到關注和矯正,惡性循環導致許多不幸的結果,留守兒童的犯罪率高已成為了社會越來越嚴峻的問題。未成年人刑事審判工作情況和刑事檢察工作情況專項報告顯示,未成年人犯罪主要集中在故意傷害、強奸、搶劫、盜竊、尋釁滋事、聚眾斗毆等侵犯公民人身權利、財產和擾亂公共秩序等罪名。

 

二、人大依法履職保障家庭監護

(一)完善家庭相關的法律法規。

我國《憲法》第四十九條以根本法的形式宣示了未成年人權利保護的理念,以及父母對未成年人的撫養教育義務。國家先后頒布了《婚姻法》、《繼承法》、《收養法》、《民法通則》等法律法規,保護未成年人在家庭享有的地位和權利,尤其《未成年人保護法》和《預防未成年人犯罪法》對家庭中父母對保護未成年人身心健康成長應履行的監護義務作出了明確規定,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總則》對父母作為未成年人的法定監護人,監護的資格,監護的義務、不履行監護的法律責任等作出較之以往更為全面的規定,突顯了對未成年人監護的重要性。

但立法不盡完善,在規范父母履行家庭監護義務方面的立法還存在如下問題:無法形成全面完整的立法體系,相關法律法規中都有所涉及;內容上也可能出現無法完全匹配的情況;規定不相一致影響有效執行,如《未成年人保護法》和《預防未成年人犯罪法》對監護人不履行監護義務給予勸誡、訓誡的執法主體是不同的;立法存在滯后性,法律完善落后于未成年人保護的需要;法律缺乏可操作性,如《未成年人保護法》在家庭監護中有過多的原則性、倡導性的內容。因此,除了全國人大常委會目前正在對《未成年人保護法》和《預防未成年人犯罪法》進行的修改外,國家和地方還可以制定相關的法律法規。

父母如何履行好家庭教育義務,如何正確地管教孩子,尤其是留守兒童,關于家庭教育專門立法已成為今年全國人代會上的熱點議題,《未成年人保護法》第十二條規定“父母或者其他監護人應當學習家庭教育知識,正確履行監護職責,撫養教育未成年人。有關國家機關和社會組織應當為未成年人的父母或者其他監護人提供家庭教育指導”。為家庭教育的專門立法提供了法律依據。近年來,一些地方相繼先行于國家立法,繼2016年5月重慶市首個制定了《重慶市家庭教育促進條例》后,貴州、山西、江西、浙江也制定家庭教育促進條例。

家庭教育法應該著重作出相關規定,一是確立家庭教育的法律地位和原則,明確家庭教育的內涵及其在教育體系中的作用。二是強化政府在促進家庭教育發展的責任,明確家庭教育主管部門及各相關部門的職責范圍。 三是明確家庭教育執行機構,學校也列為家庭教育的執行主體,設置科學合理的家庭教育課程。四是構建家庭教育社會支持網絡系統,建立相關機構,配備專業人員;吸納與家庭教育相關的學校、教育、文化、宣傳、衛生、民政、公安等政府部門,和共青團、婦聯、工會等群團組織形成合力;對于出現的新情況、新問題開展理論研究,指導家庭教育工作開展。五是強調父母的家庭主體責任,明確家庭教育主體的權利、義務和責任,尤其對不履行監護義務的法律責任。六是加強對農村家庭教育的支持與投入,對于留守兒童等家庭教育有專門的特殊關照。七是家庭教育經費應列入各級政府的財政預算,保障家庭教育工作獲得必需的財力支持。

制定農村留守兒童保護法。農村留守兒童保護立法屬于設區的市關于城鄉建設與管理方面的立法權限。我市可以根據本地的實際情況和需要,制定具有本地特色的農村留守兒童保護法規,如規定縣級人民政府統籌協調和督促檢查責任,鎮人民政府(街道辦事處)和村(居)民委員會加強對家庭監護的監督、指導責任,確保農村留守兒童得到妥善照料;規定父母應當參加家庭教育,樹立家庭教育正確理念;規定鼓勵父母至少一人在家,保證至少有母親陪伴兒童的成長,但同時規定政府應提供在家的就業幫助;規定父母外出務工均不在家暫時不履行監護義務的,細化受委托的監護人應具備的條件,保證有相應的監護能力;規定外出務工的父母應經?;丶姨揭?,以及探視間隔的時間限制;規定政府對留守兒童的具體關愛保護措施;規定對于不依法履職的政府相關部門工作人員,以及不履行監護義務的父母,完善相關的法律責任和執法主體。

(二)精準監督推進家庭監護保障。

一個社會要有健康、長遠的經濟發展,就要對留守兒童這個弱勢的群體進行更多投入,要解決留守兒童的問題,重點在于保障家庭監護,政府可以從宣傳、教育、資源調配、制度改善等方面發揮作用,人大應該增強監督實效,提出切實可行的意見,推進和支持政府的工作。

一是加大家庭監護宣傳。政府應該通過各種渠道加大家庭教育的宣傳,使更多父母能自覺與自己的孩子生活在一起,婦聯等單位可以對農村的婦女多些關愛和扶助,鼓勵母親在家陪伴孩子,建立和完善家長學校,對家長教育從學前教育開始,全程關注兒童的成長,讓父母都能參與家長學校的教育。

二是為留守兒童到父母所在城市生活和入學提供方便。政府可以通過制定相關政策,幫助城市的農民工及其家屬落戶,通過住房租賃或者住房補貼等方式,滿足農民工家庭的基本居住需要,降低農民工子女入學門檻,或者政府更多投入涉農學校完善辦學條件。

三是建立留守兒童的數據信息庫。學校、民政、共青團、婦聯等單位應該按照各自職責,對留守兒童的數量、家庭狀況、生活學習狀況、心理需求等方面數據進行調查收集,全面掌握留守兒童的相關信息,職責單位根據信息,有針對性開展留守兒童關愛和對其父母家庭教育。

四是學校需要加強對留守兒童的保護教育。留守兒童遭受意外傷害、被欺負、被性侵以及被其他犯罪活動傷害的可能性是最大的。學校需要對留守兒童開展經常性的自我保護、安全防范、基本健康和生活常識方面的教育,應該設立心理咨詢室,配備心理咨詢師,對留守兒童的心理問題及時進行疏導、矯正。

五是為留守兒童提供更多的閱讀書籍。父母不在身邊的時候,好的圖書能陪伴留守兒童,通過愉快的閱讀,不僅能忘掉孤獨寂寞,而且能培養獨立的思考能力、創造力和精神力量,應該充實農村學校和村(居)民委員會的圖書,讓留守兒童養成閱讀的好習慣,促進身心的健康成長。

六是進一步完善法律援助機制。對于權益受到侵害的留守兒童,將聯合司法部門為這些孩子加大法律援助的保護力度,對于實施了違法犯罪行為的留守兒童,及時提供法律援助,參與司法程序,進行教育挽救,幫助矯正,使留守兒童盡早回歸社會。

七是社會應為留守兒童提供更多的幫助。建立健全包括強制報告、應急處置、評估幫扶、監護干預等環節在內的救助保護機制。鎮政府、村(居)民委員會、學校、共青團、婦聯或者相關部門可以為留守兒童和父母建立聯系,通過電話、書信、信息技術等,留守兒童能和父母進行經常性交流,讓父母能及時了解自己的心聲和需要。制作好的電視、網絡節目,通過寓教于樂、內容健康向上、充滿溫情和愛的節目,讓留守兒童能得到更多的教育,從而補充家庭監護的教育缺失。支持社會各種力量志愿參與對留守兒童的關愛服務工作,多關注留守兒童的生活、健康,輔導他們的學習,幫助克服困難。整治網吧、網絡環境,防止留守兒童進入網吧,沉迷不良網絡,為留守兒童提供干凈明朗的網絡環境。創造更多的條件,為農民工返鄉創業就業提供實際的支持和幫助,讓父母能留在孩子身邊,今年上半年市人大常委會調研組開展未成年人刑事審判和刑事檢察工作調研時,工業園建設較好的浦北縣泉水鎮真實反映了“由于很多父母都回到本地工業園打工,不再外出了,今年未成年人違法犯罪人數明顯減少”。

(責任編輯:劉鍛)
江苏7位数专家预测号 快乐8注册网址 手机版时时彩分析软件 天津快乐十分软件 加盟股票配资 1分快3大小技巧规律 河北排列7开奖结果 A股配资 内蒙古十一选五当前遗漏 好运彩票app下载 股票分析师张磊博客